他俩

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

“可我只看向他眼底 而千万人欢呼什么 我不关心”

评论